不幸的菲利普第五

  不幸的菲利普第五

  从雨格·加佩被选为国王到菲利普第四驾崩,325 年间共有 11 位国王统治着法兰西。每位国王都有儿子来继承王位,香火不断。而且这 11 位国王中,在位时间最短的也有十多年。一直到菲利普时代,人们都还感觉命运预示着加佩王朝将会绵绵不绝,传至万世。

  可是,当法兰西的权杖传到菲利普第四的长子路易手上时,情况却发生了变化。路易在位仅 18 个月就驾崩,而且他死后并没有一个合法的男性继承人。

  路易的前妻曾生过一个女孩,可是连路易本人都不相信是他的女儿。他的第二位夫人是他继承了王位以后娶的匈牙利公主克莱芒丝,是名正言顺的王后。路易去世的时候,王后正怀着 5 个月身孕,尚不知是男是女。

  现在,法国处于一个没有国王的时期,急需从国王近亲中选出一位临时掌管政权的摄政王。为此,王公贵族们展开了激烈的角逐:在巴黎,国王的叔叔瓦卢亚怕爵凭着他的地位和势力,试图让人们承认自己最有权当摄政王。在第戎,路易的第一个妻子玛格丽特的哥哥布戈涅大公是贵族联军中一位很有势力的首领,他主张由他的外甥女——被人们认为是私生女的让娜·德·纳瓦尔摄政。在里昂,路易的弟弟普瓦梯埃伯爵则想通过枢机主教团做出决定,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教皇是两年前去世的,目前还没有选出新教皇,教会方面枢机主教们也正勾心斗角,角逐新教皇的位置,他们那儿也是一团糟。

  里昂安奈修道院的枢机主教雅克·杜埃兹是个像鼬鼠一样的瘦老头,他已经 72 岁了,利欲和权欲却仍旺盛,整天研究炼金术和星象,经常深更半夜起来观察星辰,看自己与对手谁更有希望当上教皇。按照他的推算,自己最走运的时候是 8 月初到 9 月初,现在已经 6 月了,还不见一点眉目。

  在里昂,杜埃兹主教是最早得知路易国上驾崩的消息的。在大吃一惊之后,立即决定去拜访国王的弟弟普瓦梯埃伯爵。经过一番别有用心的交谈之后,他俩似乎达成了一个默契:伯爵将支持杜埃兹选上教皇;而杜埃兹将代表教会支持普瓦梯埃伯爵的摄政王地位。

  随后,普瓦梯埃怕爵宣布要在里昂的大教堂为他的哥哥举行正式追悼仪式,做一次大弥撒。当各教区的枢机主教们都聚集到华丽、宽敞,四周设有坚固的守卫工事的雅各宾教堂里来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是一个陷阱。

  正当那些枢机主教们分帮结派互相观察,彼此窥探的时候,突然有人发现教堂的所有出口都被堵死了,这一来,他们全成了瓮中之鳖。

  武装人员在窗口向他们宣布:不选出新教皇,谁也别想离开这里!每天只给吃一顿饭。

  枢机主教们愤怒地叫喊,互相怨恨、咒骂都无济于事,互相对立的两大教派意大利派和伽斯贡派都誓死不愿让对方的某一主教当选,结果从中得利的是在中间摇摆不定的外省派,在外省派的枢机主教中,那个最年迈的,也是看上去最昏聩窝囊的杜埃兹主教最后终于当选为教皇。

  普瓦梯埃伯爵没在里昂等待教皇选举的结果,他在陆军元帅科什的陪同下,率少数精兵直奔巴黎。他没有直接进入巴黎,而是在郊外枫丹白露的城堡里住下了。他知道王宫已经被他的叔叔瓦卢亚伯爵控制,而瓦卢亚敢于宣称自己为摄政王,是得到了路易的小弟弟夏尔·德·马尔什的支持。对此,普瓦梯埃很恼火,他根本不把他的弟弟放在眼里,认为他是个窝囊废!

  瓦卢亚和夏尔得知普瓦梯埃已到巴黎,不免惊慌,当晚也赶来枫丹白露的城堡,和他们一道去的还有另一位皇室亲戚圣波尔伯爵。

  普瓦梯埃态度冷淡,并没有起身迎接。会见的气氛显得有些紧张。

  夏尔指着他的叔叔,对普瓦梯埃说:菲利普,他是我们的王叔,是王族中年纪最大的,我们希望您跟他合作。他如今已领导着王国,元老会的意见也是如此。

  但是,拿定了主意的兄长却拒绝现在谈这个问题:我们都很疲劳,都去睡觉,这事明天再说。

  瓦卢亚压制着内心的愤怒,暗想:明天,明天他又能怎样!

  瓦卢亚再也没想到普瓦梯埃远非他的兄弟可比,是个铁腕人物。就在他们睡下之后,普瓦梯埃却悄悄地趁着月色,带着几名亲随直奔巴黎。陆军元帅科什已经调来卢佛宫的守卫部队,一举攻下了西岱岛,占领了王宫。

  次日早晨,瓦卢亚起床后一直没见到普瓦梯埃,等他醒悟过来,勾匆赶到巴黎时,才明白这一局他们是输定了。普瓦梯埃伯爵的周围簇拥着一大群贵族和宗教界的头面人物,还有一些富商,他们都是他的支持者。

  瓦卢亚为了掩饰他的沮丧,装做很满意的样子,一条腿跪下,宣誓效忠于他的侄子。

  普瓦梯埃赶紧将他扶起,并且跟他拥抱,对着他的耳朵说:事情越来越好,谢谢您,王叔。

  夏尔却显得有些不服气,在一旁嘟哝:哼,装得像个国王!

  接着,普瓦梯埃要求瓦卢亚交出国库的钥匙,他说:我知道,国库里只剩下一点灰尘了。可是,即使数目很少,我也应该管起来!

  瓦卢亚没想到他竟这样逼人太甚,要完全剥夺他手中的权力,他退了一步:贤侄,我不能从命,我还得清理帐目。

  王叔,我相信您的帐目完全清楚。普瓦梯埃摄政王用讽刺的口吻说,我决不要求您查帐,那是对您的污辱。把钥匙交出来吧!

  瓦卢亚当然听出话里的分量。他只好乖乖地交出国库的钥匙。这时,菲利普·德·普瓦梯埃才伸出两手,接受了他最强大的敌手的敬意。然后,他要去征服另一个对手:出兵占领布戈涅大公的领地。

  普瓦梯埃伯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得了第一个回合的辉煌胜利。不过,他并没有陶醉在幻想中,他知道,他的对手们不会那么轻易地放下手中的武器。在听取了瓦卢亚老爷口是心非的效忠誓言之后,他立即走进王宫,向他的嫂嫂王后克莱芒丝致意。

  前侍卫长布维尔是王后忠心耿耿的监护人,他将普瓦梯埃伯爵引入王后的寝宫。

  正在守寡的克莱芒丝面色苍白、神情疲惫。

  普瓦梯埃告诉她,他已经取得了摄政王的位置,并保证会对她忠诚。

  在王后的眼里,这位小叔子当然比那位大腹便便的王叔瓦卢亚可靠得多。她告诉普瓦梯埃:路易刚死,瓦卢亚就逼着她离开凡塞纳的住宅,差不多是将她幽禁在这里。

  你还愿意回那里去吗?普瓦梯埃问。

  王后说: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回去,路易是在那儿离开人世的,我要让我的孩子在离他父亲灵魂最近的地方诞生。在那里,我的精神会好一些。

  普瓦梯埃伯爵想:如果我满足了她的这个要求,她就会感激我,把我当作保护人。另一方面,我的那几位对手在凡塞纳见她不那么方便,也就不能利用她来反对我……

  于是,他立刻答应将王后送回凡塞纳。

  克菜芒丝感激不尽。

  摄政王走出王后的寝宫,他的岳母马奥伯爵夫人迎了上来,问:她怎样了?

  虔诚而且安分,很适?烁ü桓龉酢?rdquo;普瓦梯埃伯爵这话是说给周围人听的。随后,他又压低声音,对他的岳母说:看她现在那么衰弱,我想,她不会熬到孩子出生的那一天。

  马奥阴冷地笑着,也低声说:这是她能给我们最好的礼物了。

  此后不久,普瓦梯埃的妻子让娜生了一个男孩。他异常兴奋,感觉这个孩子降生正是时候,也许,命中注定他就是法兰西国王的继承人!

  现在,整个法国只有两个人不承认摄政王,一位是路易前妻的哥哥布戈涅大公,他手里捏着一张牌:路易国王的女儿小让娜——法国的法律没有规定女性继承人不能继承王位。可是,大多数人却认为那个女孩子不是路易所生。

  另一个反对考是路易和他的两个弟弟的表哥罗贝尔·德·阿尔社亚,他也是马奥夫人的亲侄儿,他与他的姑妈的领地归属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路易死后,他向普瓦梯埃又提出领地主权的要求。摄政王当然不可能满足他,因为罗贝尔的对手就是他的岳母。普瓦梯埃心里很清楚自己是怎么当上摄政王的,而且今后的王位也很可能是他的。

  罗贝尔·德·阿尔杜亚从来就是个染骛不驯的家伙,于是他宣布造反,不愿听命于摄政王。这使普瓦梯埃感到非常棘手,他派陆军元帅科什去与罗贝尔谈判,准备做出一些让步。可是,当马奥夫人气势汹汹地来责问他,并对他施加压力的时候,他又改变了主意,决定镇压表兄的叛乱。

  普瓦梯埃亲自带着一支大军出征阿尔杜亚。1316 年 11 月 4 日,他们到达了亚眠,派人给阿尔杜亚伯爵送去最后的警告。

  罗贝尔身边的那班贵族没有一个真正会打仗的,全是一伙大老粗,他们胡作非为,在罗贝尔认为应该属于自己的领地上干尽了坏事。可是,当王师大军压境时,他们却软下来了,终于答应投降。

  罗贝尔是独自来投降的,没有把他的军队带来,这样就避免了整个军队被缴械。

  他骑着那匹高头大马,来到普瓦梯埃面前,把长矛和剑、头盔扔在地上,然后才下马,单腿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幸的菲利普第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