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波堤切利与《维纳斯的诞生》

  第120章 波堤切利与《维纳斯的诞生》裸体的维纳斯如一粒晶莹剔透的珍珠一般,从贝壳中站起,升上了海面,翱翔于天上的风神们鼓动翅膀,把她吹向岸边,这里就是维纳斯最初的落点——塞浦路斯岛。山林女神从林中走出,展开手中的长衫以备覆盖她的裸体。许多玫瑰花在轻风的吹送下,绕着维纳斯窈窕而柔美的身姿飘舞。漾溢着青春生命的肉体,美丽娇艳的鲜花,是向宗教禁欲主义挑战的宣言。那玉雕般的裸体、微妙的曲线与波浪般的金发,和谐优美。浓郁的诗意与恰当的夸张珠联璧合。蓝色的海面上泛着轻波,艳丽的玫瑰随风轻舞,构成一幅充满人性自由的爱与美的和谐。波堤切利笔下的维纳斯被认为是美术史上最优雅的裸体。她身体纤美而柔弱,脸上带着一种天真无邪的稚气,尤其是她那一双出神的大眼睛,似乎在单纯无知中又含有某种哀伤与迷惘。她像一个初落人世的婴儿,惊讶得发呆,直觉中预感到某些未知的苦难与不幸。 这幅波堤切利的名作便是《维纳斯的诞生》。据说,这个维纳斯身上带有著名的美女茜蒙奈塔的影子。茜蒙奈塔是当时闻名的美女,她16岁嫁给佛罗伦萨的委斯普琪,但不久即被佛罗伦萨的统治者美第奇家族的朱里安诺抢去。在茜蒙奈塔22岁的时候,美第奇家族举行选美会,茜蒙奈塔当选为“女王”。但是,红颜命薄,第二年她便暴病身亡。举行葬礼时,没有棺椁,只有一张无比舒适的大床与无数的鲜花,她的美应尽情展示给自然,而不应被无端地封盖。全城人为之送行,观者无不伤心流涕。波堤切利的这幅《维纳斯的诞生》便创作于不久之后。 波堤切利出生于1447年,他是一个皮革匠的儿子,幼年时跟随他的哥哥学习珠宝工艺。后来从师于修道僧菲利普·利比,后来又受普拉乌奥罗与佛洛基阿现实主义的影响。由于他的作品杰出,受利美第奇家族的赏识,成为宫廷中的座上客,但这位出入上流社会的大画家依旧保持着他作为小市民身份的要求变革的理想,他的作品中充满了现实主义与人文主义的精神。 波堤切利早期的作品主要有《荣光的圣母》、《三贤王的礼拜》、《圣赛巴斯殉教》、《博士来拜》等。《博士来拜》取材于《圣经·新约》马太福音,描写圣母玛丽娅在一个破旧的马厩里分娩耶稣后,惊动了东方三个博士来朝拜这个新生圣者的场面。画面的中央是博士们跪在圣母玛丽娅所抱的小耶稣面前,侍从们拥挤在两边。整幅画面把圣母母子描绘成一普通的农家妇女与小孩,周围的人们似乎并没有把这一场面看作神圣的事情。特别是站在最左边的那个穿黄衣服的人,他的脸朝外面,一副怀疑的神态,这个人就是波堤切利本人。而且据说所有的人物都以美第奇家族宫廷中的人为模特。波堤切利在这幅画中表现了对至高无上的上帝的神圣性的怀疑。 中期,波堤切利主要画了西斯廷教堂中的《摩西的历史》、《科拉、达燃与阿比拉姆三死》、《基督治癞》等三幅壁画以及《春》、《战神马尔斯与维纳斯》,还有他的传世名作《维纳斯的诞生》等。 其中《春》也是一幅很杰出的作品,故事取材于当时诗人波里西安的寓言诗,描绘了一幅象征春天到来的众神的故事。在一个密密的树林中,小爱神丘比特兴奋地在空中飞舞,胡乱地射着他的爱神之箭。左边是众神的使者麦丘利,他为众神开路,报告着春的消息。旁边是身着透明的轻纱欢乐地起舞的三美神,她们是爱神维纳斯的三个侍女,分别代表青春、欢乐与光辉,她们围成一个圆,边舞边行,跟随着麦丘利。再向右,也就是画的中间部分,爱与美的女神维纳斯静立在那里,脸上洋溢着微笑。风神奔跑着把头戴花环、身着花衣的春神从林中推出。春神边走边撒播着春天的种子,立刻绿草茵茵,野花盛开,大地充满了春天的气息。紧跟在风之女神后的是龙神,他脸上带着悲哀的神情追逐着漂亮的风神。整个画面展示了春暖花开的欢乐气氛,与《维纳斯的诞生》一样,充满了诗情画意的浪漫色彩,同时,又显示出淡淡的忧伤,这是通过最右边的龙神与风神的追逐来表现的。 波堤切利在他晚年为大诗人但丁的《神曲》做了插图,并完成他晚期的名作《诽谤》、《弃儿》、《怜悯》与《十字架》等。 《诽谤》是一幅象征性的寓言画。描写了一个长着驴耳朵的法官安稳地坐在“无知”与“迷信”中间,这时“嫉妒”拉着一个人,“不幸”拉着一个人来到法官面前,“虚伪”与“欺骗”装饰着“不幸”的头发跟在后面,接着是一个身披黑衣、戴着黑帽的丑恶巫婆,她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着身后指天盟誓表白内心光明的裸体少女“真理”。但是“真理”太弱小了,几乎一副怜乞的神态,脸上呈现着忧伤。据说,这是波堤切利为受诽谤而死的僧侣萨优那罗拉所作。萨优那罗拉是当时一位有名的民主改革家。他主要是不满美第奇家族的罪恶统治,为守卫“纯洁的宗教与道德”,并且维护穷苦人利益而开始发动改革运动。但后来因遭受诽谤而冤屈地死去。波堤切利在这幅画中对受诽谤者表达了深切的同情,同时也因为看到了真理的无力而深为失望。在这幅画中,波堤切利表现出更为明显的悲观色彩,虽然他心中依然有那个柔弱的真理,但是在他早期与中期作品中的那种诗情画意,及那种浪漫的、轻微的欢愉之情已找不到了。他自己也感觉到真理虽然存在,但在他那个时代依然只是隐藏于黑暗之后的微弱灯光。 晚年,波堤切利变得十分消极,充满了悲观主义色彩。1510年,他在佛罗伦萨悄然地逝去。 波堤切利是文艺复兴初期的伟大画家。他属于佛罗伦萨画派,一生几乎没有离开过佛罗伦萨。佛罗伦萨画派的主要风格就是现实主义,艺术上的特色是雄伟、悲壮。但是,作为这一画派中的代表人物——波堤切利,却只继承了其现实主义的一面,在被人文主义理想所振奋的心灵中,充满了浪漫的幻想。因此,波堤切利的杰作都表现出一种饱含自由的、明亮的诗情画意。同时,也由于画家清醒地看到了社会中的苦难,画中总透露着忧伤,这种倾向在其晚年作品中更为明显。但是,波堤切利依然以自己杰出的作品为解放人性的“文艺复兴运动”开创了先河。

   更多世界上下五千年全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第120章 波堤切利与《维纳斯的诞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