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知县的传说

  罗知县的传说清乾隆年间,直隶建安县知县姓罗名世德,这位罗知县一上任便敛财如命,他不仅贪赃枉法又想方设法增加苛捐杂税,闹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老百姓对这个贪官恨之入骨。有一天,一位老和尚来到县衙门前,请衙役通禀要拜见知县老爷。罗知县知道凡修行多年的老僧人老道士均非寻常之辈,便将老和尚迎入书斋,命人送来清茶。然后问老和尚说:“老方丈不在宝刹诵经,要见本县莫非有什么讼事不成?”老和尚说:“老衲法号圆通,在清凉寺修持佛法多年,因与大人前世有缘,故此前来拜望……”罗知县道:“本县乃世俗之人,不晓前生后世,还望长老指点。”圆通长老道:“待老衲讲给大人,大人便明白了……”永平府东有一座钟帽山,山上有一座古寺名为清凉寺,此寺乃是京东名刹。雍正十三年圆通长老即为清凉寺主持,至乾隆初年寺院已破败不堪,圆通长老发下宏愿,要重修庙宇,再塑佛祖金身。于是,老和尚便与众徒弟四处化缘。经过几年的募化,修建寺庙的资金筹集足了,但惟独没有找到建大雄宝殿的上好木料,老和尚便亲自到各地寻找。老和尚走遍千山万水却未发现理想的树木,这天,他来到陕西地界,正走着,突然发现前面有一片好大的墓地,苍松翠柏遮天蔽日,每棵树都长得高大笔直,这可正是大殿上好的用材!经打听,这片坟地乃当地大财主刘员外家的祖茔,老和尚就来到刘家化缘。老员外听说从直隶永平府来个老和尚,要化他家坟茔地的松柏树,当然不肯答应,那松柏是坟茔地的风水树,岂能砍伐?老员外便想多给些银钱把老和尚打发他走。但老和尚却不收银两,非要募化坟地树木。刘老员外觉得这老和尚肯定是有些来头的,不敢得罪,心里就犯难了。老员外思谋再三,猛然想到直隶永平府距陕西路途如此遥远,就是答应把树木给他,几千里地怎么运走啊?于是,老员外就对老和尚说:“长老果真要用这些树木修建寺庙还是运到异地变卖?”老和尚说确实用于重建大雄宝殿。老员外说:“若真是如此也是我刘某的佛缘了!就请长老挑选吧。”老和尚见刘员外答应了,便拉着刘员外来到坟地,当面点清了数目,并且在所选的大松柏树上打了记号。然后对刘员外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便扬长而去。刘员外觉得这个疯和尚实在有些可笑,所以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谁想第二天早上看坟的人就慌慌张张地来报信,说凡是打上记号的大树一夜之间全都不见了!刘员外顿时大吃一惊,着来这老和尚果然不是凡人……圆通长老回到清凉寺后,对众徒弟说建大雄宝殿的木料已经运到了。众徒弟们说木料在哪里?老和尚说是从地下水路运来的,现在都在山下的一口井里。众徒弟们到山脚下的井边—看,果然井口露出一根粗大的木头。徒弟们都说:“师父,这一根木头怎么够用?”老和尚说:“你们先把这根木头拉上来吧。”众徒弟们刚把木头拉出井外,第二根木头又从井里冒出来了!就这样,十几个徒弟整整拉了两天,也没把井里的木头拉完……木料齐备了,如何将这些粗大的木料运到山上呢?众徒弟们犯难了。圆通长老就让徒弟们把寺庙里原有的一套骡车套上,一根一根地往上拉。那套破车原是为寺院僧众生活服务的,—头骡子又老又瞎,就这一套瞎骡子破车能运这些大木头?圆通长老说:“你们试试吧。”众僧们先修了一条上山的车路,因山路坡陡弯急,每次只能拉一根木头。说来也很奇怪,那瞎骡子却非常听话,即不用人牵着,又非常卖力气!就这样,那些粗大的木料一根一根地全都运到了山上。木料运完了,瞎骡子也口吐白沫儿一头倒地,活活累死了……圆通长老和众僧们非常感激这头瞎骡子,便将瞎骡子埋在了寺院旁边。后来,圆通长老每年都亲自为死去的骡子做佛事,为骡子来世祈福……讲到这里,圆通长老不无感慨地对罗知县说:“大人,那头瞎骡子就是你的前世,你曾为重修清凉寺出了大力,积下善缘,故而才有今生之福……”罗知县听了有些不高兴,便对老和尚说:“长老所言有何为凭?”圆通长老道:“大人若不相信,请看你的脊背上尚有四个鞍花印……”罗知县脱了上衣叫衙役们验看,果然有四个清晰的鞍花印儿!罗知县很吃惊,脸色红红的,感到很尴尬,原来自己这个堂堂的知县竟是一头瞎骡子转世……圆通长老微微笑道:“大人,不要以为这是耻辱,人有好坏善恶,畜牲亦分优劣。正是你的大德才有今世的福份!前世修来之福实是不易,愿大人再修来世之德!今世为官应勿贪勿虐,体恤黎民饥苦,多为百姓谋福即得善缘……”听了老和尚—番话,罗知县心中幡然醒悟!后来,罗知县确实成了公正廉明的清官,并且为百姓办了许多好事,深受百姓的爱戴。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罗知县的传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