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儿媳

  相儿媳

  郑阿婆是个很挑剔的人,什么事情里都能挑出一些毛病来,远远近近都出了名。他儿子大军搞了一个对象,怕她给挑烦了,一直都不肯带回家里来。

  这一天,郑阿婆把大军叫到跟前,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你要是再不把女朋友带回来见我,我就给你散播消息,说你跟邻居家的二妹搞对象呢,看她能不能饶了你。”大军知道老妈这招儿厉害,忙着缴械投降,说好周日带阿娟回来见她。郑阿婆心里乐开了花,喜滋滋地准备去了。

  周日这天,郑阿婆早早地就起了床,先跑到菜市场,买了很多蔬菜水果和肉食,只等着中午显露显露厨艺。她又把家里家外都收拾得利利落落,看上去就很清爽。她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催大军赶紧去接小娟。她也沏好了糖茶,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着。

  不大会儿的工夫,大军就回来了,却带来了两个姑娘。两个人个子都很高,一个胖一些,一个瘦一些。胖的那个显得圆润,瘦的这个很妖娆。她正愣呆呆地不知道大军给她演的哪出戏,大军就拉过那个胖些的姑娘说:“妈,她就是小娟。”

  小娟羞涩地叫道:“阿姨好。”

  郑阿婆应了一声,引着两个姑娘进来。她小声问大军,怎么带来两个啊。大军还没说话,那个瘦些的姑娘就笑吟吟地说:“阿姨,我叫陈苏,是小娟的好朋友。她第一次到您家来,怕拘谨,我就陪她一起来了,您不介意吧?”郑阿婆忙着笑笑说:“怎么会介意呢?你们来陪我说话,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嘴巴里这么说着,她却把小娟让到沙发里坐了,陈苏却给他们倒上了茶,还给郑阿婆端到眼前,仍旧是笑吟吟地说:“阿姨啊,看您家这么干净,您一定收拾了好半天,挺累的吧?赶紧歇一歇,喝杯茶吧。”郑阿婆接过茶喝了。

  陈苏又说:“阿姨,你们先聊着,我就别当电灯泡了。我到厨房看看,一会儿露露我的手艺啊。”郑阿婆忙着去拦她,陈苏却小声对她说:“阿姨,我今天的任务就是帮厨和活跃气氛,您是要相儿媳。您就别跟我客气了,好好跟您未来的儿媳聊聊吧。小娟不太爱说话,但绝对心地善良,是个好姑娘。”

  郑阿婆想想她说得也在理,就坐下来跟小娟天南地北地聊着。还真跟陈苏说的一样,小娟真是个善良的好姑娘,可就是太闷了,郑阿婆问一句,她就答一句,郑阿婆要是不说话,她就不说了。问过了几句,郑阿婆就觉得很像警察查户口,公事公办的样子,索然无味,就借口要准备饭菜,让大军在客厅里陪她,自己就到了厨房里。

  陈苏却已经手脚麻利地择好了菜,洗净了,又好像知道郑阿婆想做什么菜,已经切好了,分别装在不同的盘子里。郑阿婆看到她刀工很好,不觉惊奇地问道:“你刀工这么好,不会是厨师吧?”

  陈苏笑着说,她不是厨师,但她学过厨艺,不光刀工好,而且炒菜的味道也不错。一看她干活儿,还真有厨师的范儿,郑阿婆反倒帮不上手了,只能站在一边看着。陈苏奇怪地问道:“阿姨,您怎么不陪她聊天了?我是小娟的朋友,您不要对我客气,不用陪我啊。”

  郑阿婆笑笑,小声说:“小娟人挺好的,就是太闷,跟她在一起,没话可说啊。”陈苏点了点头,说:“隔代人聊天,还真得有个共同话题,不然还真说不到一块儿去。”郑阿婆点点头说:“还真是啊。跟她在一起,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可跟你在一起,就想说了。就拿做菜来说,那就有永远都说不完的话题。你看人家电视上,一档做饭的节目,都演了十几年了,不也是没演完嘛。”

  陈苏也笑着说:“是啊,这做菜的学问,可深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就把鱼洗净了放到案板上,切成了菱形块儿。郑阿婆第一次看到这么切鱼的,就问她为什么要切成这样。陈苏就说,这是一种时兴的做法。先过油,再炒,外焦里嫩,香酥可口。郑阿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做鱼的,就跟着学起来。

  两个人正在那里做鱼,却听大军在客厅里叫道:“小娟,你回来……”两个人转头看去,却见小娟正走出门外,大军急切地追她去了。

  陈苏不觉惊道:“这是怎么啦?”她擦擦手,也跟着追出去。郑阿婆忙着跑到阳台上,却见大军追上了小娟,一把拉住了她,小娟猛然回头,大声质问他:“你妈始终对我冷着一张脸,你让我怎么跟她一块儿过?你又没钱买房子。只有我走啦!”大军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郑阿婆在阳台上吼道:“还嫌我冷着一张脸?你会说话吗?你跟我说过一句话吗?不愿跟我住在一起,我还不愿跟你住呢。要走趁早走,我家没钱买房子!大军,你给我回来,不要追她!”

  小娟狠狠地白了她一眼,气哼哼地走了。

  大军回到家,对郑阿婆说:“妈,你也真是的。人家姑娘第一次上门,你不好好跟她聊天,跑厨房躲什么去呀?”

  郑阿婆说:“我怎么是躲厨房去?我是跟陈苏去聊天。你看看人家陈苏,大大方方的,说话就招我爱听,手又那么巧。你有本事,给我娶这样的儿媳回来!”

  大军愣了愣,忽然问她:“娶陈苏这样的你就愿意啦?”

  郑阿婆说:“我当然愿意。就怕你没这本事啊!”

  大军把陈苏拉到她面前,微笑着说:“妈,我现在正式给你们做介绍。陈苏,小名小娟,是我的女朋友。小娟,这位是我妈妈,你未来的婆婆。希望你们能和睦相处。妈,你对小娟还算满意吧?刚才你可是亲口说的,不要反悔啊。”

  郑阿婆愣了半晌,兴奋地点着头说:“我怎么会反悔?你给我娶到这样的儿媳妇,我要乐疯了!那个小娟又是怎么回事啊?”

  大军这才说,郑阿婆声名远播,大家都知道她爱挑刺啊,小娟跟他交了这么长时间的朋友,都不敢上门来。这回被逼得没办法了,她才答应上门,但又怕郑阿婆挑毛病,那就会让大家都不爽啊,以后也会产生隔阂。大军灵机一动,就想了这么个办法,找了一位朋友来当托儿,对比之下,才显得小娟更加完美,让郑阿婆认可她。

  郑阿婆擂了大军一拳头:“都是你出的馊主意啊!”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过了午饭,郑阿婆又按规矩,送给了陈苏一个红包,算是认下了这门亲。大军和陈苏都很高兴,吃完饭就跑出去看电影了。

  大军没敢跟郑阿婆说,这个主意,是陈苏出的。

  第二天,大军又跟陈苏见了面。陈苏得意洋洋地问大军:“昨晚你回到家,你妈跟你说什么了?是不是对我挺满意的?”大军摇了摇头,说他妈妈连晚饭都没吃,一直坐在沙发里发呆。他问老妈到底怎么了,老妈也只是叹气,就是不说话。

  临睡觉前,老妈才重重地叹了口气,对大军说:“那孩子鬼精啊,你斗不过她。要搁从前,我不会同意你们的婚事。现在都是自由恋爱,我就不拦着你们了。我怕你呀,这辈子都活得憋屈,跟你爸一模一样。”

  陈苏一惊:“你跟她说是我出的主意啦?”

  大军苦笑着说:“没有。她一定猜出来了,我笨啊,想不出这么绝妙的主意。”

  陈苏转着眼珠子想了想,忽然又笑了。

  大军不解地问她:“你笑什么?”

  陈苏骄傲地说:“跟这样聪明的婆婆斗智斗勇,那才有成就感呢!”

  大军险些哭出来。老妈说得对呀,陈苏太聪明了,他怕是要当一辈子的妻管严了……

  郑阿婆是个很挑剔的人,什么事情里都能挑出一些毛病来,远远近近都出了名。他儿子大军搞了一个对象,怕她给挑烦了,一直都不肯带回家里来。

  这一天,郑阿婆把大军叫到跟前,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你要是再不把女朋友带回来见我,我就给你散播消息,说你跟邻居家的二妹搞对象呢,看她能不能饶了你。”大军知道老妈这招儿厉害,忙着缴械投降,说好周日带阿娟回来见她。郑阿婆心里乐开了花,喜滋滋地准备去了。

  周日这天,郑阿婆早早地就起了床,先跑到菜市场,买了很多蔬菜水果和肉食,只等着中午显露显露厨艺。她又把家里家外都收拾得利利落落,看上去就很清爽。她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催大军赶紧去接小娟。她也沏好了糖茶,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着。

  不大会儿的工夫,大军就回来了,却带来了两个姑娘。两个人个子都很高,一个胖一些,一个瘦一些。胖的那个显得圆润,瘦的这个很妖娆。她正愣呆呆地不知道大军给她演的哪出戏,大军就拉过那个胖些的姑娘说:“妈,她就是小娟。”

  小娟羞涩地叫道:“阿姨好。”

  郑阿婆应了一声,引着两个姑娘进来。她小声问大军,怎么带来两个啊。大军还没说话,那个瘦些的姑娘就笑吟吟地说:“阿姨,我叫陈苏,是小娟的好朋友。她第一次到您家来,怕拘谨,我就陪她一起来了,您不介意吧?”郑阿婆忙着笑笑说:“怎么会介意呢?你们来陪我说话,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嘴巴里这么说着,她却把小娟让到沙发里坐了,陈苏却给他们倒上了茶,还给郑阿婆端到眼前,仍旧是笑吟吟地说:“阿姨啊,看您家这么干净,您一定收拾了好半天,挺累的吧?赶紧歇一歇,喝杯茶吧。”郑阿婆接过茶喝了。

  陈苏又说:“阿姨,你们先聊着,我就别当电灯泡了。我到厨房看看,一会儿露露我的手艺啊。”郑阿婆忙着去拦她,陈苏却小声对她说:“阿姨,我今天的任务就是帮厨和活跃气氛,您是要相儿媳。您就别跟我客气了,好好跟您未来的儿媳聊聊吧。小娟不太爱说话,但绝对心地善良,是个好姑娘。”

  郑阿婆想想她说得也在理,就坐下来跟小娟天南地北地聊着。还真跟陈苏说的一样,小娟真是个善良的好姑娘,可就是太闷了,郑阿婆问一句,她就答一句,郑阿婆要是不说话,她就不说了。问过了几句,郑阿婆就觉得很像警察查户口,公事公办的样子,索然无味,就借口要准备饭菜,让大军在客厅里陪她,自己就到了厨房里。

  陈苏却已经手脚麻利地择好了菜,洗净了,又好像知道郑阿婆想做什么菜,已经切好了,分别装在不同的盘子里。郑阿婆看到她刀工很好,不觉惊奇地问道:“你刀工这么好,不会是厨师吧?”

  陈苏笑着说,她不是厨师,但她学过厨艺,不光刀工好,而且炒菜的味道也不错。一看她干活儿,还真有厨师的范儿,郑阿婆反倒帮不上手了,只能站在一边看着。陈苏奇怪地问道:“阿姨,您怎么不陪她聊天了?我是小娟的朋友,您不要对我客气,不用陪我啊。”

  郑阿婆笑笑,小声说:“小娟人挺好的,就是太闷,跟她在一起,没话可说啊。”陈苏点了点头,说:“隔代人聊天,还真得有个共同话题,不然还真说不到一块儿去。”郑阿婆点点头说:“还真是啊。跟她在一起,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可跟你在一起,就想说了。就拿做菜来说,那就有永远都说不完的话题。你看人家电视上,一档做饭的节目,都演了十几年了,不也是没演完嘛。”

  陈苏也笑着说:“是啊,这做菜的学问,可深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就把鱼洗净了放到案板上,切成了菱形块儿。郑阿婆第一次看到这么切鱼的,就问她为什么要切成这样。陈苏就说,这是一种时兴的做法。先过油,再炒,外焦里嫩,香酥可口。郑阿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做鱼的,就跟着学起来。

  两个人正在那里做鱼,却听大军在客厅里叫道:“小娟,你回来……”两个人转头看去,却见小娟正走出门外,大军急切地追她去了。

  陈苏不觉惊道:“这是怎么啦?”她擦擦手,也跟着追出去。郑阿婆忙着跑到阳台上,却见大军追上了小娟,一把拉住了她,小娟猛然回头,大声质问他:“你妈始终对我冷着一张脸,你让我怎么跟她一块儿过?你又没钱买房子。只有我走啦!”大军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郑阿婆在阳台上吼道:“还嫌我冷着一张脸?你会说话吗?你跟我说过一句话吗?不愿跟我住在一起,我还不愿跟你住呢。要走趁早走,我家没钱买房子!大军,你给我回来,不要追她!”

  小娟狠狠地白了她一眼,气哼哼地走了。

  大军回到家,对郑阿婆说:“妈,你也真是的。人家姑娘第一次上门,你不好好跟她聊天,跑厨房躲什么去呀?”

  郑阿婆说:“我怎么是躲厨房去?我是跟陈苏去聊天。你看看人家陈苏,大大方方的,说话就招我爱听,手又那么巧。你有本事,给我娶这样的儿媳回来!”

  大军愣了愣,忽然问她:“娶陈苏这样的你就愿意啦?”

  郑阿婆说:“我当然愿意。就怕你没这本事啊!”

  大军把陈苏拉到她面前,微笑着说:“妈,我现在正式给你们做介绍。陈苏,小名小娟,是我的女朋友。小娟,这位是我妈妈,你未来的婆婆。希望你们能和睦相处。妈,你对小娟还算满意吧?刚才你可是亲口说的,不要反悔啊。”

  郑阿婆愣了半晌,兴奋地点着头说:“我怎么会反悔?你给我娶到这样的儿媳妇,我要乐疯了!那个小娟又是怎么回事啊?”

  大军这才说,郑阿婆声名远播,大家都知道她爱挑刺啊,小娟跟他交了这么长时间的朋友,都不敢上门来。这回被逼得没办法了,她才答应上门,但又怕郑阿婆挑毛病,那就会让大家都不爽啊,以后也会产生隔阂。大军灵机一动,就想了这么个办法,找了一位朋友来当托儿,对比之下,才显得小娟更加完美,让郑阿婆认可她。

  郑阿婆擂了大军一拳头:“都是你出的馊主意啊!”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过了午饭,郑阿婆又按规矩,送给了陈苏一个红包,算是认下了这门亲。大军和陈苏都很高兴,吃完饭就跑出去看电影了。

  大军没敢跟郑阿婆说,这个主意,是陈苏出的。

  第二天,大军又跟陈苏见了面。陈苏得意洋洋地问大军:“昨晚你回到家,你妈跟你说什么了?是不是对我挺满意的?”大军摇了摇头,说他妈妈连晚饭都没吃,一直坐在沙发里发呆。他问老妈到底怎么了,老妈也只是叹气,就是不说话。

  临睡觉前,老妈才重重地叹了口气,对大军说:“那孩子鬼精啊,你斗不过她。要搁从前,我不会同意你们的婚事。现在都是自由恋爱,我就不拦着你们了。我怕你呀,这辈子都活得憋屈,跟你爸一模一样。”

  陈苏一惊:“你跟她说是我出的主意啦?”

  大军苦笑着说:“没有。她一定猜出来了,我笨啊,想不出这么绝妙的主意。”

  陈苏转着眼珠子想了想,忽然又笑了。

  大军不解地问她:“你笑什么?”

  陈苏骄傲地说:“跟这样聪明的婆婆斗智斗勇,那才有成就感呢!”

  大军险些哭出来。老妈说得对呀,陈苏太聪明了,他怕是要当一辈子的妻管严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相儿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