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南奇案

  湘南奇案

  清朝光绪年间,湘南未阳县有户顾姓人家,世代经营布匹生意,家境殷实。这户人家有一个儿子,名叫顾弃疾,人称顾郎。顾郎性格豪爽,喜好交友,其中有两个玩得最好的朋友叫欧阳麒、步青云。三人经常在一起喝酒逗乐。

  21岁那年,顾郎要结婚了,新娘是四十里外关家村的关腊梅。欧阳麒和步青云相约当晚去闹洞房。这天晚上,来顾家闹洞房的客人很多,欧阳麒和步青云偷偷地躲藏在新房上面的阁楼里,准备听房。夜深了,闹洞房的人相继离去。最后房里只剩下了一对新人。然而新郎顾弃疾和新娘关腊梅并没有马上上床休息,而是坐在桌旁喝茶聊天。直到过了三更,阁楼上的欧阳麒和步青云再也等不下去了。步青云对欧阳麒说:算了,回去吧!今晚也听不到啥了。

  欧阳麒想了想,说:好吧!不过不能便宜了这小子。

  说着,他从衣袋里掏出一把短刀,从楼板缝中扔了下去,说:他俩看到这把刀,不知会吓成什么样。

  最后,俩人窃笑着从阁楼上下来,回家去了。

  第二天上午,两人再次相约来到顾家,只见新娘关腊梅正端坐在新房里,却不见新郎顾弃疾。步青云随口问:新郎官呢?

  关腊梅说:他出门买东西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欧阳麒就在房里四处寻找昨晚自己丢下的那把短刀,步青云挤眉弄眼地问关腊梅道:昨晚可好?没见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关腊梅迟疑了一下,从衣袖里拿出一把短刀,说:昨晚也不知是谁,居然把这把小刀从阁楼上丢了下来,想吓死我们呀!

  欧阳麒一见关腊梅手中正是自己的小刀,忙走过来,笑着说:怎么?就这把小刀把你俩吓着了?

  关腊梅说:这是谁的刀呀?

  欧阳麒接过刀,说:是我的,是我昨晚从阁楼上丢下来的。

  关腊梅又把刀拿过去,问:果真是你的?

  步青云在旁边说:当然是他的。昨晚我们俩人藏在阁楼上想听房,哪想你俩左也不睡,右也不睡,欧阳麒只好从上面丢下这把刀,吓吓你俩……

  这时,关腊梅猛地变了脸色,站起身,一把抓住欧阳麒,嚎啕大哭道:杀死我的新郎官的就是你了——

  欧阳麒和步青云不由目瞪口呆,不知她在说什么。顾家人听到哭声赶紧走了进来。关腊梅向众人哭诉道:昨天晚上,我和新郎正在桌旁喝茶,忽然有人从上面扔下这把短刀,不偏不倚正好扎在他的右太阳穴上,当时便倒在地上,人事不省。我吓坏了,抱起新郎一看,已经死了。我一时慌了神,有心大哭一场,忽然想到如果哭声传出去,家人必然闻声赶来,家人一来,这事就会泄露。闹洞房的人那么多,谁是凶手?所以我就把新郎官的尸体藏在床底下,擦净了地上的血迹。今天早晨谎称新郎官出门,看看到底谁来要刀……

  说着,关腊梅从床底下拖出新郎官的尸体来,果然人已死去多时。

  欧阳麒和步青云万万没想到昨晚闹洞房会闹出人命来,登时呆傻了。顾家父母一见儿子惨死,痛不欲生,捆了欧阳麒和步青云就送到了县衙。

  耒阳县令见此事证据确凿,又有欧阳麒和步青云的供词,未再深究。人虽是误杀,还是把欧阳麒判刑入狱,步青云则杖打20棍放了。欧阳麒家人虽觉此事蹊跷,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有心为儿子申冤又不知从何做起,只好眼巴巴地看着欧阳麒被收了监。

  再说顾家,万万没想到儿子大婚之日即是死亡之日,因此更加伤心欲绝。埋葬顾郎之后,关腊梅每天幽居房中,吃素念经,除了偶尔回趟娘家,哪也不去。顾家人见媳妇刚进家门就守寡,便对她格外怜爱。

  三个月后,忽然有个仆人带着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来到顾家,声称这个男子是顾家的儿子顾弃疾。顾家人大吃一惊,顾父说:我儿子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那男子一见顾父,当即跪到跟前恸哭道:爹,我真的是你的儿子顾郎呀!我活了,我借尸还魂了。

  顾家人更加惊诧,因为从长相上看,那男子根本就不是顾弃疾。这时与男子同来的仆人说:他是我家公子,前些日子患急症去世了,谁知下葬那天忽然苏醒了。家里人看他醒来,都很高兴,但他看了看四处却说这不是他的家。家人以为他在说胡话。结果他说他是耒阳顾家的儿子,叫顾弃疾,刚结婚就死了。家人怀疑他是再生人,所以要我带来验证一下。

  顾父半信半疑,问他几件自己家里的事,男子回答得清清楚楚,又叫过顾家人,让他一一辨认,居然丝毫不差。

  顾母一见儿子借尸还魂了,上前抱着儿子就大哭起来。

  那男子哭了一会儿问:我新婚妻子呢?

  顾母说:在家中。

  说着,引着男子去见关腊梅。一见关腊梅,顾母就指着那男子说:这是我儿子,你丈夫顾郎呀!

  关腊梅大吃一惊,顾母就把事情经过叙述了一遍。关腊梅听后断然说:这不行,我丈夫早就死了,怎么能把不认识的男人认作我丈夫呢?

  顾母说:他肯定是我儿子,如果是外人,怎么知道我家琐碎的事情,又怎么能把那么多家人认出来?

  关腊梅还是不肯相认,摇摇头说:即使是真有这样的事,我也只能认他的灵魂,而不能认他这个人。

  顾母爱子心切,强迫关腊梅把这个男子认作自己的丈夫。

  如果非要让我相认,就让他说出结婚那天晚上我和丈夫说过的悄悄话,也好做一个证明。

  男子不待顾母发问,就主动一五一十把结婚那晚两人说过的话讲了一遍。关腊梅听完,立刻大哭道:你真是顾郎呀!

  说者,两人抱头痛哭。

  至此这个男子就成了顾家儿子顾郎。这件事在湘南一带传为奇谈。

  正巧,当时的侍郎彭雪琴巡视两湖两广来到耒阳,听到了这件奇闻,不由哈哈大笑。他是个非常理智的人,不信迷信,认为借尸还魂根本就是骗局。他调来欧阳麒误杀顾弃疾一案的案卷,细细研读了一个通宵,认为此案破绽百出,大有可疑。第二天,他悄悄派人访查了这个男子的旧家。不过两天就查明,此男子家居在四十里外的关家村,名叫关锋。

  彭雪琴心中有了数,便派人把该男子请到府衙,设宴款待。席间,彭雪琴对那男子说:你是再生人,是湘南的祥瑞,今天特意宴请你。我一定向皇上报举你出外做官。

  那男子听了受宠若惊,连连干杯,不觉喝得酩酊大醉。彭雪琴在他醉眼蒙眬之时,突然问道:关锋,你家在何方,父亲叫什么?

  男子含糊不清地答道:我家在关、关家村,老父叫关富贵……

  彭雪琴一拍桌子,几个捕役立刻把男子捆了起来,投进了大狱。

  当天夜里,彭雪琴又派人抓来了关腊梅。彭雪琴问:关腊梅,你和关锋到底是什么关系?

  关腊梅一听关锋二字,知道事情已经败露,无奈地招供道:小女子和关锋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只因家贫才嫁给了顾弃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湘南奇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